最近採訪某高校教務處長,發現一件怪事:其辦公室的醒目位置安有一個攝像頭,問起用途,令人吃驚。
  時下正是大學的畢業季。高校每年都有相當比例的學生拿不到學位,原因是成績不佳、掛科過多,或是考試作弊、觸犯校規等等。教務處是校方審核學士學位資格的最後一道關卡。據這位處長介紹,每到此時,登門的不速之客太多,涉事學生本人來軟磨硬泡,家長也托著各種關係,希望學校高抬貴手。甚至還有一定級別的領導幹部,為了孩子學業的問題,進門就把自己的證件拍到桌子上,令人啼笑皆非。
  這位教務處長苦笑:“我現在風險非常大。”在辦公室安裝攝像頭,是他無奈之下採取的防護之舉。學生或家長們進門後,雙方交流之前,他會打開攝像頭和錄音設備。萬一有人想給他塞點兒“土特產”或是撒潑鬧事,他可以提醒對方——打住,我這兒有攝像頭,人家24小時監控著我呢。
  受訪的教務處長很是委屈。他不敢給說情者開先例,只要開一個口子,學府的尊嚴就會一敗塗地。而為了守住底線,他頂住了很多壓力,得罪了不少人。
  這位教務處長的遭遇並非個案,很多高校都面臨類似的問題。違紀或學業報警的學生,之所以再三到教務處求情,是由於缺乏基本的規則意識,抱著僥幸心理,認定是教務處而不是自己的不良表現“卡”住了自己。那些帶著“土特產”或恐嚇或找各種關係的家長們,即使姿態做得再謙卑,“一切為了孩子”的苦心再令人同情,骨子裡也沒把校規放在眼裡。
  有一次全國兩會上,幾位大學校長聊起此類現象,大倒苦水。武漢音樂學院院長彭志敏自稱 “被起訴的明星”——學生因個人原因自殺,或考試舞弊被開除,家屬會來鬧事。出事後,學校按照規定第一時間向上級領導彙報,而上級有時就一句話,要求息事寧人——你們要註意穩定,處理好啊。北京理工大學校長胡海岩也“年年當被告”。他舉了一個例子:該校拒絕向一名作弊的學生授予學位,被告到法院,幾經周折。要想避免麻煩,學校可以直接發個學位,可從長遠來看,這將深刻地傷及道德和學風。
  高等學府里的風氣連著社會的風向。醫院里的“醫鬧”,學校里的“校鬧”,本質都是社會病癥的變種。世風不改,很難要求高校獨善其身。一位高校教務處長的攝像頭的取景框終究是有限的,只能“守”住那幾平方米的辦公室而已。它只是社會防線上一個小而脆弱的單元。這個小小的攝像頭照到和照不到的種種社會圖景,才是真正令人深思和憂慮的。  (原標題:教務處長的攝像頭照出什麼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duhssr 的頭像
kduhssr

攝太歲

kduhss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tos6v17i
  • §小♀隻♂馬〇好○好◇騎◎喔﹍~♀居﹌家﹉人妻﹂溫柔氣~質型§白晰的膚色服務○好□
    請複﹂製下☆列﹋網♀址﹍,﹎貼○在◇瀏〇灠﹎器♀上﹌前☉往
    dvd.okavok.com
    成﹂人DVD
    服◎務~好